巴山夜 李佳

如便如这仲夏季月,烈我所烈,你性也无怯
一任它前路迭复迭,打马各自跃
逢便逢在快意时节,决我所决,你意也切切
同历它劫劫又孽孽,未惧这销歇
捧心七窍,三窍都由你巧解
余四任剖切,来示这腔内情切
与谁约,巴山夜,深雪歇檐时读我尘埃满面
与谁约笑这冷眼与众口藉藉
与谁约,共激越,我羁泊千里你亦不肯歇
怎敢忘你迎我时灯明灭
是你同我侧帽横斜,新花戴别,共讥庸人拙蹩
这一纸来书字三千,三千都冽冽
鄙文曾幸得你一瞥,一瞥眷眷,竟留你二十年
到如今历霜仍相携,尤不忍说别
捧心七窍,三窍都由你巧解
余四任剖切,来示这腔内情切
与谁约,巴山夜,深雪歇檐时读我尘埃满面
与谁约笑这冷眼与众口藉藉
与谁约,共激越,我羁泊千里你亦不肯歇
怎敢忘你迎我时灯明灭
与谁约,路八千,纵辛苦也伴你身澌力竭
与谁约从艳烈同走至命死道灭
与谁约,你赴约,将这程天风海雨轻轻写
犹是你案前那一瞥
将我百年心事都作结
注册
退出
注册